抱紧我的小福蝶

【唐毒】关于煮滚滚的一百种方法 【1】

“小妖女,你这是在煮什么呀?”

“你带来的那个黑白相间,还会滚来滚去……”

“啊!滚滚!妖女你在干什么!”

“嘁,你也太好骗了吧,亏你还是个杀手。”

“哼!我以后可会是唐家堡第一杀手呢!现在还在训练中呢,少瞧不起人!”

——这是以前的故事了。

 

  1. 机关翼要记得维护

 

唐家堡作为家族传承式的典型代表,能在唐朝动荡之时依然存活下来必然是有其道理,通过对新鲜的血液层层选拔之后,留下潜质极佳之人并进行培养。到了一定年纪,唐家堡便会派出这些年轻人去执行任务,成为新一代的出色暗杀者。

月亮挂在屋顶的最高处,唐秋衣摘下脸上的面具,用布顺着面具上的纹路擦去不小心溅上去的血渍。

这是她杀的第一个人,在目标的头落地的同时,她的脑中突然想起出任务前,父亲一边擦拭着自己的假肢,一边和她重复着一句话,“机关翼和面具要记得保养。”

大概是父亲自己因为机关翼年久失修摔断了腿吧,怎么样自己作为新生代也不至于犯这样的低等级错误。想到那个因为拒绝接受任务而被下放到维护机关小猪的父亲,唐秋衣不屑地撇了撇嘴。

半个时辰前,她从黑暗处用一发弩箭送本地的县老爷去见了阎王,第一次出任务的喜悦让她过分用力地握着千机匣,导致她现在擦拭面具的手还在微微颤抖。“做到了……做到了……”她的动作和教导过她的师傅要求的一样——“干净、迅速、不露痕迹。”

就像去年,师傅残损的尸体,被她的徒弟们亲手抛到了江里,干净得仿佛从未出现在巴蜀之地。

“师傅,我做到了呢。骗子,你答应我的奖励呢?”她低下头,吻了吻已经被擦拭干净的面具。今夜,正是除夕,阖家欢乐,独少一家人。

屋子内的角落里,蓝色的衣服蜷缩成小小的一团,伴随着后背时有时无地抖动,外面传来了震耳欲聋的爆竹声,原本愈来愈有扩大趋势的啜泣便也被当作听不到了。

早晨的白雾自然形成了一道天然平展,扯了扯自己的包袱带子,唐秋衣右手握住左臂的护甲,左右扭动了下,护甲传来清脆的“咔哒”声,相同的动作在不同的身体部位上做了几次,原本附着在后背上的银甲片规律地抖动起来。

配合着后背上奇怪的机关,她轻轻地扯了一下胸前的把手后,便开始快速奔跑起来,左脚微微翘起点到地面,唐秋衣小小的身躯跃起到高空中,如同蝙蝠翅膀一般巨大的机关翼把她包裹在翼面下。在雾的笼罩下,黑色的翅膀显得更加神秘。

然而驾驭着巨大翅膀的人一点都不舒服。

“额……要要吐了……”

是的,自诩为唐家堡第一接班人的唐秋衣,晕机关翼。

五岁接触机关翼的时候,她就已经在测试用的模型上摇摇晃晃了,不是正常的摇晃姿态,据唐秋衣的父亲说,“整个人已经成了一只濒死的鱼了。”什么鬼形容,当时的她恶狠狠地怼了父亲一拳,大部分原因是恼羞成怒。

这之后她每天都在用机关翼代步,比如每天为了找唐小夕摔在她面前不知道多少次,为了给滚滚找鲜美的竹笋在空中挂到变成一条咸鱼……

在她几乎以为自己没有什么问题的时候,今天的反应让她瞬间回忆起五岁时的惨痛感觉,天旋地转,五脏六腑纠缠在一起,张大了嘴巴恨不得呕出东西,却因为本能只能做到干呕。糟透了,她擦擦嘴角处因为干呕溢出的口水。

甩了甩头,她向前拉扯机关翼的控制杆。

“咔哒”“咔哒”,机关翼传来刺耳的运作声,停滞在半空的唐秋衣因为急躁忽略了这个声音的含义,她继续拉扯着控制杆。终于,机关翼如她所愿向前移动了,只不过这个向前推进的速度可比她预料中的快太多了。

机关翼带着她,化身成一只黑色的大鸟向地面俯冲,空气的阻力对这只“鸟儿”没有起到丝毫阻拦的作用,唐秋衣只能紧闭嘴巴,在高空俯冲的时候可不是什么明智的决定。

随着俯冲的速度越来越快,眼前的小黑点慢慢扩大了起来,伴随着最后一声哀嚎,很久没有被维修过的机关翼完成了它的使命,护着小小的身躯躺在了山谷的池塘里。

漆黑的夜中,从四面八方伸出来的手束缚住她的身体,血液从她的鼻腔倒流回脑袋。铁锈味充斥着整个头颅,她用力挣扎,大概在血腥味麻木了她的脑子之后,她放弃了挣扎,像一条死去的鱼,静静地浮在水面。

直到刺鼻的药味冲进她的口腔,苦涩的味道冲淡掉不少血腥味,打小被泡在药罐子里的她猛地睁开眼睛,起身便打掉眼前散发着危险气息的药匙,再抬眼,正对上了一双盈着笑意的双色异瞳。

还没等她开口说话,对面的女孩不由分说地喂下了最后一勺药,庆幸的是由于刚才冲动起身造成的伤口撕裂的疼痛让她顾不上说苦,唐秋衣什么都没说,右手悄悄地捂住腹部,试图遮住染红的布,左手掐住大腿肉,不让自己发出一声闷哼。

女孩随意地向下瞥了一眼,没理会唐秋衣的逞强,双手向前一推,唐秋衣软绵绵地躺下来,“你、你做什么,放开我,我会自己治疗伤口的……唔!”女孩沉默地换好布后,用指尖戳了戳伤口,果然惹来唐秋衣不满的目光。

“呵,不逗你了,你们唐家堡的人都这么无趣的吗?只不过不想让你脏了我的池子,就把你背了回来,你可倒好,废话那么多还逞强,真是不听话呢。”女孩似是赌气般在唐秋衣的左臂上画着圈圈,从来没和唐家堡以外的人打交道的唐秋衣因为紧张愈发显得局促,以至于忽略了女孩越来越放肆的笑容。

看见唐秋衣闭上眼睛,决意不去理会她,女孩拿起枕边的面具,自言自语道:“都说蜀中唐门从不以真面目示人,若被发现真面目,那么唐门中人便要追杀那人到死为止?”唐秋衣依旧闭着眼睛,回她:“怎么,你是想被我追杀吗。”女孩撇撇嘴,不屑地晃动着手中的面具,“我像这么无趣的人吗,你们唐门的暗器无非就那么几种,我检查你身体的时候把零件拆了个遍,现在的你也就是条白条鱼;用毒杀人?你们那毒,我还看不上。”

 唐秋衣的眼睛睁开一条缝,对眼前的女孩产生了点兴趣:“哦?唐门虽不是攻于用毒,但也是浸淫多年。看不上我们的毒的,普天之下怕是只有五毒教,妹子你是五毒中人?”女孩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反倒偏过头,举起自己的右手手放到唐秋衣的面前,另一只手撑在床沿上。

“看看我的宝贝,不就知道是不是了?”眼前的女孩笑得像只小狐狸,眉眼弯弯,眼睛里的光让唐秋衣不由得向前探出身子,“嘶——”面前的青蛇耀武扬威地摆动着小尾巴,血红的蛇信子朝着唐秋衣的方发出具有威胁性的声音。

女孩用一根手指轻轻地压着青蛇的脑袋,示意它安静,果然青蛇晃晃悠悠地趴下身子,趴在女孩的手上,不在发出声响。“她叫茶,因为在茶园咬死过几个人得名的,你看,她是不是很漂亮?劝你收起想杀她的想法哦,她可以在眨眼的功夫窜进你的袖子里,顺着胳膊爬到心脏那里呢。”

白了女孩一眼,唐秋衣确定了她的身份,亦正亦邪的作风,擅长驾驭毒物的奇妙技法,和她在古籍中读到的五毒教一模一样。只是……“都说五毒弟子会把从外面闯进来的人抓起来作为养蛊的肥料,你又何苦把我救醒。”

闻言,女孩的眼珠转了一圈,重新看向她:“这里是五仙教的禁地,没有解药外来人是没有办法突破那层屏障的,虽然你因为跌落到圣兽潭被圣泉浸泡而减少了毒素的积累,但是贸然走出去还是死路一条。我们五仙教虽然不欢迎外来人,但也不至于滥杀无辜,你这唐门人真是过分,随意污蔑我们,当初就不该把你抬回来!”说罢,女孩鼓起腮帮子,气鼓鼓地扭过头,不去理会唐秋衣。

比起生气中的女孩,唐秋衣支支吾吾半天,憋不出一句道歉的话,毕竟唐门只教过他们如何干净利落地杀人,可没教过他们如何像长歌门的人一样,天天“之乎者也”嘴里念。直觉告诉她,她现在要想办法去哄女孩,否则后果会很严重。

挠了挠头,唐秋衣把头扭到里侧,对女孩说道:“那个……不知道姑娘有没有看到过一只熊猫?它刚出生……平时被我放在肩上,这这次坠落……不知道姑娘有没有看到过它?”

“熊猫……虽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不过因该是和茶差不多的重要的伙伴吧,待会我帮你去看看,以后你要是再敢说我们滥杀无辜,你就是我第一个要杀的无辜!”女孩抱着胳膊,气势汹汹地瞪着唐秋衣,大大的眼睛虽然没有什么威慑力,但有缓和的余地唐秋衣自然不会放过,“那便谢谢妹子啦。”

潇洒地摆摆手,女孩笑道:“妹子、姑娘这种称呼就算了吧,叫我纳林好啦,教主说是如镜子般的湖面的意思。”

“呵,很好听的名字呢,纳林。”

——既然她出生在秋季,又正是做寒衣的日子,就叫她秋衣吧,怀孟,让她平平淡淡地就好,生在唐家堡已然是这个孩子的不幸了,只能祈求上苍,让她永远不走上杀手的道路。

——唐秋衣资质极佳,今赐她内门弟子身份,拜入唐怀礼门下,研习刺客之道。

——小衣,你的母亲去世了……

——诶,你叫秋衣,有没有兄弟姐妹叫夏衣、冬衣啊?

“纳林,我叫唐秋衣,没什么特别的含义,秋天该做寒衣而已。”


----------------------------------------------------

清水向,百合向,HE向

评论
热度(12)

© 南雁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