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烦濑+黄少天=我喜欢黄毛?!

【刀剑乱舞】陪伴

  “第一把刀……”在一团光亮中,他听到了这样的声音,语调中带着毫不掩饰的欣喜和几不可察的小心翼翼。

  哼,如果这个人知道自己的第一把刀只是一个仿制品,恐怕会难过地哭出来吧。山姥切国广闪过一种恶意的想法,毕竟,仿品再怎么优秀,也只是仿品,又怎么能和独一无二的真货相提并论。

  想到未来一定会被主人抛弃的下场,他把头上的白布向下拉了拉。也罢,那就不用给现在的主人什么好脸色看,免得以后自己被说成自作多情。

  亮光闪过,花团锦簇中,披着白色破布的青年睁开眼睛,眼前,是一名少年,少年有着清秀的面容,在看到他时,小小的脸涨得通红,“你……好美……”

  虽然知道这是少年条件反射的一句话,并无恶意或挪揄之意,但山姥切国广还是皱了下眉头,“不要说我美……这种话……”听到他的话语,少年着急地上下挥舞着自己的胳膊,“可是!可是!你真的很漂亮,金色的头发,碧绿的眼睛,像童话里的王子一样呢。”说完,少年脸上露出了羞涩的微笑,“对了,你可以叫我审神者,嗯……大概是这样,因为我自己没有名字,所以就这么叫吧。”

  意识到眼前的少年的性格真的随性的过分,山姥切国广无奈地叹了口气,希望,这世的主人能够随性到不会在意自己是一个仿品的事实。

  春季到了,庭院的山樱花的花瓣开始染上淡粉色,笨拙的审神者和笨拙的刀剑之间的故事在小小的庭院中上演。

  “呐呐,山姥切,你为什么总是披着这个白色的布呢?”少年跟在他的身边,像只小鸟一样叽叽喳喳地问个不停,“没什么,这样就不会有人看到我的脸了。”似乎是习惯了对方一贯的冷漠语调,少年并没有气馁,反倒缠着他问了更多的问题。

  自从他和少年相遇,已经有一个月了,他跟随着少年穿越到过去,消灭了很多妄图修改历史的敌人。说实话,那种滋味并不好受,曾经死去的人在自己的眼前重复着消逝的那一刻,明知道不可能,却还希冀有奇迹的发生。

  提醒自己的,是旁边这个少年,每次战斗过后,少年都会哭的稀里哗啦。他不擅长安慰别人,因此憋了很久,只能硬生生地挤出一句“怎么了?”,短暂的沉默过后,少年抽抽嗒嗒地回他:“因为……我逼着山姥切去回到过去……我逼着山姥切……再看到曾经的人……死掉……却、却……阻止不了……”

  他低垂着眼眸,眼里流动着不明的情感,“而且……我和山姥切的情感是共通的……刚才,山姥切很难过,我……是不是做了很坏的事情。”听到少年渐渐弱下去的声音,他的手不由自主地握紧了刀鞘,“是吗,辛苦你了。”少年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讶异地抬起头,青年好看的眼睛中充满着决意和信念。

  又有谁说,刀剑只是为了杀戮而存在呢?

  本丸的庭院一年四季都有着不同的风景,今年的春季,樱花便开的过分的旺盛,一簇簇的樱花坠在树枝上,沉甸甸的,连路过的风也吹不动它们丝毫。唯有树下的人,认真地舞动着刀,移动的步伐和凌厉的刀风刮起地上的花瓣,随着他的动作,树上的花仿佛受不住诱惑一般,纷纷落下来,他的目光却只追逐着自己的刀,平静的表情看不出此时此刻的他是否满意于自己的成果。

  少年端着放有和果子和茶水的盘子出来,看着他挥舞刀的姿态,不由得呆立在原地,“山姥切,真的好厉害,而且,真的很美嘛。”虽然夸男人美好像不是什么值得自豪的事情,但是少年每次都忍不住说出来,时间一长,他也免疫掉少年的厚脸皮,不会再像之前那样去反驳他。

  “难道,这就是付丧神和人类之间的不同嘛?”少年想了想,毕竟,人类再怎么习武,都没有办法重现出眼前的情景,清秀内敛的青年和自己的刀在一起,却绽放出了难以让人忽视的光芒。想到这里,少年干脆坐下来,抱着膝盖静静地看着眼前的景色,哪怕,只有这一瞬也好,一个月以来一直拒绝承认自己的优秀的冷冰冰的青年,在不经意间露出了令其他人都会自惭形秽的笑容,仿佛能让这个春天再融合上三分的温柔目光。

  “那个,就是山姥切的骄傲吧,真好。”少年偏着头,看着青年收起了刀并走向他,少年扬起手,朝他挥了挥,“山姥切,我做了很好吃的和果子哦!要吃嘛?”

  “啊……真麻烦,为什么我们还要种田……喂马还可以理解,可是种田,山姥切,你好歹反抗一下咯。”少年放下锄头,似乎对二人的处境相当不满,没办法,有的时候除了拯救世界以外,拯救自己也很重要,如今的粮食只能自给自足,不劳动只好饿肚子。对少年的抱怨充耳不闻,山姥切国广依旧沉默地做着自己的工作,虽然身上的白布被弄上污泥,但他丝毫不介意,反倒把身子低得更低,似乎他的本意就是让自己看起来更脏。

  拽住他的白布用力向下拉了拉,少年满意地看到青年慌乱地把自己的白布拉回去的情景,“呐,山姥切,今天可是我要去洗衣服的哦,难不成你是故意把白布弄脏嘛?”听到少年的话,他有些紧张地看向少年,眼前那张大大的笑脸似乎并没有埋怨的意思,他松了口气,“没有,只是,真正的山姥切是不会做农活的,所以,我只要弄得满身污泥的话,也不会有人拿我和山姥切进行比较了吧……”

  话音刚落,少年的腮帮子立马鼓起来,“诶?山姥切一直是这么想的吗?我可从来没有拿山姥切和什么刀比较过,我也相信山姥切以前的主人也从来没有这么想过,因为啊,山姥切很优秀啊,优秀到不需要拿其他的刀来比较了!所以,你也不要自怨自艾啦,我最优秀的刀,只有山姥切你哦。”

  少年一口气说出的话,仿佛只是赌气,又仿佛是深思熟虑了很久才敢说出的真心,说完之后,少年又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小心翼翼地看向山姥切。

  “今天的衣服,我来洗吧。”

  “好诶!”

  有的时候,少年会在午睡的时候,忍不住偷偷地看着对面的青年,青年有着柔和的面部线条,仅仅凝视着他时,便感觉他的面容模糊了时光。少年戳了戳青年的脸颊,青年无意识地皱了皱眉毛,并没有醒过来,这样不设防的姿态让少年勾起嘴角,少年闭上眼睛,笑着进入了梦乡。

  “嗯……”这是少年和山姥切第一次来到万屋,看着放在展柜里的商品,少年忍不住用袖子擦去流下来的口水,轻轻扯了扯他的白布,少年有些颤抖的手指指向柜子中的御守,“呐,山姥切,我给你买这个吧,好不好?”怕是第一次听说别人送自己礼物还是如此小心翼翼的,山姥切也难免有些觉得有趣,“不过,你的钱够吗?”

  一盆冷水浇下来,少年顿时冷静了不少,即使如此,少年用力地摇了摇头,“老板,麻烦给我拿一下这个御守。”抬头看了眼山姥切,少年绽开笑容,“没事啦,我攒下来的钱还剩下来一些,而且,给山姥切最好的才可以啊。”

  我只能为你装备上最好的兵种和马,以免你受伤,而看到你受伤,我却无能为力,只能忍着眼泪去修复你,我更不希望,最后只能去拥抱渐渐消失的你。

  看着山姥切一脸不情愿地穿戴好出战装备后,少年鼓励性地拍了拍他的肩,“不要有负担,防止受伤是最必要的事情哦。”山姥切难得地没有和他抬杠,“因为是你的命令我才穿上的。”

  “是是是,不要闹别扭啦,这次任务结束之后,我们就有一大笔资金,可以买更多好吃的咯,天天吃和果子我可受不了了。”

  把刀捅进一个又一个敌人的胸膛,鲜血将白布染得红一块白一块,山姥切平静地把刀尖对准从来的又一批不怕死的愚蠢之人,戾气如实体化一般缠绕在山姥切的身体四周,却无法影响他的内心丝毫。握紧心脏处的御守,习惯性抿紧的嘴角难得露出好看的弧度。

  啊,为了今天不用吃和果子而战吧。

  山姥切深吸了一口气,今天的战斗比自己想的要棘手的多,不过任务总算是完成了,想到少年看到奖励金后的表情,疲惫的身心也轻松了不少。

  “哼哼,我们家的山姥切很厉害吧,这种任务轻松完成。”看着自己的主人鼻子朝天的得意神情,山姥切忍不住揉了揉他的头,“对仿品期待这么高,辛苦你了。”少年向上顶着山姥切的手,嘴里不无埋怨地念叨着,“山姥切,我说了很多次啦,哪怕,你是仿品,也是独一无二的,你是我独一无二的山姥切啊。”

  青年收回手,看着少年蹦蹦跳跳地去提交任务,认命地叹了口气。自己的主人,随性的性格完全没有改变,依然会冒出几句直白得过分的话,不过不是那么讨厌就是了。

  “呐,山姥切,今天吃点什么好呀?我和你说哦,今天你赚了这么多,应该……”少年还在絮絮叨叨中,山姥切的思绪跑到了更远的地方。

  付丧神,能够陪伴人走多远?

  他白发苍苍,你依旧是少年模样。

  “山姥切,听到了嘛,听到了嘛?”少年踮起脚尖,努力地晃着手试着唤回山姥切的注意力。突然,少年被他一把抱住,和想象中的触感不一样,白布扬起,青年带来的安全感充溢在心脏处,少年不知为何红了眼眶,“怎么了?”

  “谢谢。”

  温柔了时光,惊艳了岁月,你是我短暂的人生中,最美好的相遇。

————————————————————————————————————————

其实,这些都是我想对被被说的,算是变相告白?hhhh

我家的被被是世界第一的小可爱!

评论
热度(13)

© 顾若清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