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烦濑+黄少天=我喜欢黄毛?!

【荼岩】【校园/奇幻】Dust①——(2)

申书抬起头,榆树叶经过阳光的投射形成的影子投在他的脸上,阴影遮住了他的表情,让安岩有些不知所措。半晌,他才低下头,安岩看着他,小心翼翼地问道:“申、申书,你没事吧?”

 从头下传来申书闷闷的声音,“脖子,伤到了。”

老大,你要不要这么萌?安岩在心里不禁腹诽了几句,不过看着申书像个倔强的死小孩梗着个脖子,加上亮晶晶的眼睛让人忍不住生气又心疼,拍拍申书的脖子,安岩爽快地背起申书的包:“你家在中山那里吧,我直接送你回去,你看看你,让你没事装什么中二文艺小青年,遭报应了吧。”

也意识到自己理亏,申书也没有反驳他的唠叨,只是在后面不满地“切”了一声。但沉重的包不用他拿,他也乐得抱着胳膊慢悠悠地跟着,听着安岩在前面的唠叨,他的嘴角忍不住上扬。

“真好啊……”听见后面的人发出语意不明的发言,安岩没好气地回头瞪了他一眼,“我说,申大爷,我背着包,你倒是享受了,也不用发出感慨吧,小心我放着你不管喽。”

从大榆树出来,会经过一片独栋别墅区,别墅前的小花园都种植着蔬果或者鲜花,这时的花园,人们一般种着石竹和波斯菊,拥有着鲜艳颜色的小小的花朵焕发着生机,却有一家种着茉莉,浓郁的香气和夏季的热浪混合在一起,既让人有种清新感,也会让人因为吸入过多而产生黏腻感。

指着左拐处不远的楼房区,安岩看向申书:“诶,你家是不是就在这里啊,你住在几楼?我直接送你到家里?”申书似乎还在愣神,知道安岩叫了他的名字第三次,他才反应过来,“嗯,嗯,不用,你送我到小区门口就好,有人来接我的。”

随口应了一声,安岩也因为热度的原因没有余力去多管闲事,看到小区门口站着一个人,他指着人影看向申书:“那个是来接你的人吗?”

看到申书点点头,安岩没有多想,便径直地向前跑过去。也是由于这个原因,他没有看见申书死死地咬住下唇的表情。

冰蓝色的眼睛……看到站着的人的眼睛,安岩停下脚步,愣在原地一动不动。申书推了他一下,有些担心地看着他,“怎么了,中暑了吗?”

“眼睛……”安岩把手覆在左眼上,喃喃自语起来。“安岩……不要盯着别人看啦……”申书用力地扯着安岩的衣角,当事人才惊觉自己一直十分不礼貌地盯着对方,尴尬地冲对方笑了笑,他才注意到对方的容貌。

“诶!你不是在礼堂上讲话的大学霸吗!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盯着你的!十分对不起!”也不知道谁说过的,学霸都是自带‘学渣退散’的光环,今天近距离地接触到学霸,安岩才认清他和对方的差距。

不仅是从学习成绩上,还有外貌、气质等等,云泥之别,大概就是如此。安岩有种说不清的感觉,比起自卑,更多的是欣喜,这反倒让他有种挠心却又挠不到正地方的焦躁感。

“没事。”面前的人开了口,安岩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抱歉,我这个人容易走神,我叫安岩,请问你是来接申书的吗?”

没有回答安岩的问题,对面的人直接把包从他的肩膀上扯下来,一把抓过申书的手腕,向小区走去,申书边走边回头看向安岩,眼睛里有东西在一闪一闪。

不安的直觉从安岩的脑内穿了过去,他没有多想,直接冲过去抓住对方的肩膀,并把对方扳回身来,让他强行和自己面对面,“等等,我要和申书说件事,你可以等一下吗?”安岩努力地眨巴眼睛,竭力摆出真诚的样子。

对方没有放开申书,反而就着他和安岩的姿势低下头,冰凉的额头抵着安岩的额头,明明额头的温度也随着对方的体温而下降,思绪却如何也冷却不下来,安岩的脑子变成了一堆浆糊,他用力地顶回去,刚才一瞬间传来的情感混合在一起,让奉行头脑简单信条的安岩不禁害怕起来。

“嗯,我是申书的哥哥,他今天给你添麻烦了,以前就是这个样子,所以一时控制不好自己的情绪,十分抱歉。”对方依旧是毫无表情的脸,导致他说的话毫无说服力。即使申书快把头摇出了180°,在安岩看来也不过是兄弟之间的打打闹闹,也让他无法直视自己刚才的冲动行为。

也难怪,两兄弟都有一对上挑的凤眼,只不过瞳色有所差别。想到这里,安岩对早上申书的反应有所了解,标准的叛逆期的弟弟嘛,安岩向申书挥了挥手,努力甩开刚才额头抵着额头的怪异感。

评论(2)
热度(4)

© 顾若清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