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烦濑+黄少天=我喜欢黄毛?!

【荼岩】【校园/奇幻?】Dust①——(2)

男生之间的友谊建立得要比女生快得多,只要报上姓名,听他说上几句话,便知道这个人和自己的脾性合不合。安岩看起来是容易羞涩的类型,但是一聊起来才发现他是个阳光型的暖心小天使,这不仅让男生喜欢摸他的头,女生也忍不住散发出母爱的气息。

也是在这种氛围中,新生们像一只只隐藏起刺的小刺猬,彼此小心翼翼地试探,努力建立起自己新的交际圈。

安岩对自己的交际圈划分得很明确:同学和朋友。话是这么说,但他自己对这两种身份的界限感也是模糊不清,不过他也没有多纠结,入学的喜悦冲淡了对未来的迷茫,他抱起新发的书,急匆匆地向校门外走去。

“嗯……还是外面的空气舒服啊。”八月末的风已经带来了微不可察的凉意,但是在过了难熬的酷暑之月后,这阵凉丝丝的风被吸入肺后,像蜜糖一样充满了胸腔,也压下了安岩心中不可避免的焦躁的情绪。

而这份情绪来自于早上刚刚认识的申书,从认识到一位新朋友的欣喜到害怕惹到他生气的焦躁,安岩挠了挠头,心想下午要不要去找申书,并向他解释自己早上的话并不是有意为之。在他的心里,申书是一个敏感易害羞的人,难保他不会因为自己的话而多想。

正想着,安岩看见前面不远处的大榆树下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对方似乎是注意到了安岩,向他所在的方向挥了挥手,安岩向他走过去,申书那双含笑的凤眼便映入他的眼帘。

“申书,你在这里做什么?”好奇地看着申书身后那个足有他半身高的袋子,安岩忍不住放下手中的书,想要打开袋子看看里面的东西,还没来得及到达目的地,他的手便被申书敲了一下,看着申书露出神秘的笑容,安岩不满地撇撇嘴。

申书无奈地叹口气,转过身把袋子拖过来,轻巧地拉开拉链后摊开双手,示意安岩可以看看里面的东西。

“诶?什么啊,搞得神神秘秘的,全是画画用的啊……不过你也真的很喜欢画画呢,好多东西我见都没见过。”象征性地翻了翻,发现里面都是绘画用具后,安岩也没有再翻,感慨了一下便把包上的拉链拉好,

听到安岩的话,申书又低下头,只露出红红的耳朵。

看着眼前的少年,明明和自己差不多高,却让安岩产生了一种保护欲,他把手放在申书的头上,用力地摸了摸,柔软的发丝和手心接触,微微颤抖的幅度让人有种‘正在抚摸小动物’的错觉。

犹豫了一会,安岩还是开了口:“嗯,早上我说了一些不当的话,希望你不要介意。”

申书抬起头,红彤彤的脸颊让他显得更加年幼,“早上?你又说什么不对的事情了吗?”

“啊……啊……没事,没事,你就当我心思细腻吧哈哈……哈哈……”用力地按下申书的头,直到听见申书不满的抗议声后才松开手,“你和那家伙,还有那家伙怎么都喜欢摸我的头,真的、真的会长不高的。”听到他的语气异常认真的反驳,安岩忍着笑,夸张地向他弯下腰,“是!对不起!”

“不过你长不高也好,可以把你当成弟弟呢。”趁着申书还在揉着头,安岩继续说着自己的想法,“我也没有弟弟或者妹妹,所以有个能疼爱的人也很不错呢,怎么样?做我小弟吧?”

白了安岩一眼,申书没有接话,而是露出笑容:“我说,安岩,你今年16岁吧?我已经17岁喽,所以说……”

他拍拍安岩的肩膀,笑道:“你应该叫我哥哥哦。”

“你比我们大一岁?你蹲级了?”不过安岩关注的重点并不是哥哥这个话题,而是大一岁上,“嗯……这种让人厌烦的话题就不要提了,反正是一些烦人的大人一厢情愿地认为我……而已。”在安岩印象里是十分乖巧的少年此时却露出了这个年龄不常见的表情,与其说是厌恶,不如说是痛恨更为恰当。

---------------------------------------------------------

暴雨+雷电把信号弄没敢信?住在大北方的我很久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了……-w- 

比停电更让人痛苦额……

评论
热度(5)

© 顾若清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