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烦濑+黄少天=我喜欢黄毛?!

【荼岩】空白——③.Cat(2)

最近因为报考心烦意乱……【题外话,不提也罢。】

这章,因为写得太激动,忘记剧情了,导致剧情像脱缰的马儿一样拉不回来了……

只顾得上写荼岩的小闪光了、、、 、、、

——————————————————————

      事实是,当胖子推着老张运茶叶的小三轮回来的时候,腰还没捶两下呢,屋内的场景又把他吓得一个激灵,瞬间挺直腰杆,他指了指沙发上的两人,“老张,我咋不知道神荼还好这口呢?”说罢,他用手指蹭了蹭下巴,再看看安岩下巴处的红印,看起来,二人挺激烈啊。

      此时的安岩还没有反应过来,仍然沉浸在刚才的人“猫”大战中无法自拔,他确定神荼被猫附身了,但谁也没有告诉他被猫附身还会有猫的习性啊?!

      本以为倒在怀里后神荼能安分一点,结果马上他便醒过来盯着安岩,似乎刚才只是做了一个恶作剧,然而更大的恶作剧还在后面。

      蹭下巴,不必说,神荼的头发虽然并不像钢丝那般硬,但也谈不上有多柔软,加上缺乏的安全感在安岩的安抚下得到了极大的满足,硬生生用头发把对方的下巴蹭出一道道红印。

      这只是明眼人看得到的,幸好现在神荼玩够了,直接倒在安岩的怀里,遮住了被他撕得一条一条的T恤。‘我去,我怎么不知道人真的可以徒手撕T恤!而且还可以这么理直气壮地去骚扰别人!’安岩内心戏很足,但没办法。神荼每次一看他,眼睛里不是平常的与所有人都有距离感的眼神,而是……怎么说呢,既有着让安岩兴起保护欲的脆弱感,又有着让安岩无法拒绝的侵略感,这是他平时所看不到的神荼。虽然不清楚他被猫影响的程度有多大,但是能看到平常强大的神荼能如此依赖自己,安岩内心也泛起一股说不明的占有欲。

      这是我的英雄,只有我,能看到的脆弱;只有我,能安抚他;只有我,才能成为他的执念。

      为了这句话,安岩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在安岩的纵容下,神荼轻松地撕碎了安岩的T恤,手更是有意无意地触碰着他的皮肤,激得他的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唔……神荼……”无意识地呼唤着对方的名字,他试图去推开对方,但他也没有使上多大的力气,对方直接一只手扣住他的手腕,并把他的双手举过头,没有给他丝毫可以反抗的机会。

      安岩在认识神荼以前,只是普通的宅男,没处过女朋友,做过最猥琐的事情也就是偷窥包姐洗澡,可以说该知道的没多少,不该知道的更别提。所以当他们之间弥漫着旖旎的气氛时,他也没有危机意识,只能瞪大了眼睛看着神荼,一脸的不知所措。

      “呵……”神荼眼里,安岩惊慌的表情像极了小动物,猫的性格中恶劣的一部分被扩大,他低下头,舔舐着安岩脖子,感受着对方因为过度紧张而疯狂跳动的脉搏,还有血液流淌在血管里的感觉,他不满足于此。慢慢地,他从舔舐的动作变成并不怎么让人疼痛的啃咬,他也听到对方突然的惊呼,这让他更为满意,同时因为心情愉快而露出笑容。

      ‘确定了,这不是神荼,这他喵的就是一只猫啊!还是一直相当恶劣还正处于发情期的猫!’安岩原本还打算忍到老张他们回来,结果当神荼用一只手分开他的双腿后,自己用一条腿挡在他的双腿之间,让他无法合拢,紧接着神荼又开始去解他的腰带,安岩终于意识到自己面临的问题……

      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让安岩挣脱开束缚着他手腕的手,一个手刀下去,神荼乖乖地瘫倒在他的怀里。

      话说,他所有的格斗技巧还是神荼教的……

      又过了一会儿,就是老张他们回来时的场景了。

      听过安岩删减了大部分内容的叙述后,老张用茶杯盖敲了敲杯沿,沉吟片刻,他看向安岩:“小师叔灵力十分强大,按说不应该被猫这种低阶灵所附身,那么只有一个可能,就是他在某个时刻内心出现崩塌,他的执念吸引了具有相同执念的灵,所以这种低阶灵也会毫无阻碍地侵入他的体内。”

      “等等,老张,你这说了半天也没说到除灵的方法,说了等于没说啊。”胖子推了推安岩,示意他把神荼扶起来,看见他的T恤的惨状和他的脖子,胖子难得一见地只是“呦”了一声,也没再说什么,反而和老张难得一见的正经地讨论起事情来。

      ‘你们,真想错了,这只不过是一只人形猫而已。’知道这种解释更像是狡辩,安岩也没有多费口舌,任由神荼保持着倒在怀里的动作,他安静地在一旁听老张说话。

      “如果只是去除执念当然没什么难度,但小师叔竟然因为执念就被一只低阶灵附身,足以证明他的执念很深,否则他也不会让一只低阶灵轻松附身。”听完老张的话,胖子不屑地摆摆手,“我还以为你要说什么呢,多简单的事,既然神荼的执念是安岩,那么就让安岩这小子整天陪着他不就好了?到时候安岩你也机灵着点,别让他胡思乱想,让他放心,就行了呗。”

      “再怎么样也不可能天天都在一起吧?”犹豫半天,安岩说出自己内心的想法。

      “你就把他当成室友同居了,或者当贴身保镖,而且啊,人家神荼长得又帅,武力值爆表,还不会给你乱惹桃花,也不喝酒抽烟,没得挑啊。”胖子推了安岩肩膀一下,示意安岩不要这么紧张。

      “去去去,你这是给我找室友呢,还是找对象呢?”安岩推回去,免得胖子压到神荼。

      “安岩。”清冷的语调从安岩的怀里传出来,安岩低下头,正对上神荼迷茫的眼神。

      “神、神、神荼啊,你醒了,我们正想办法帮你呢。”也不管神荼这时候是不是被附身的状态,安岩摸着神荼的头,用小孩子的语调安慰他。

      蹭了蹭安岩的脖颈,无视掉旁边两个人要掉下巴的惊恐表情,神荼圈住安岩的腰,死活不让他挣脱开,胖子在一旁看着他的举动,“安岩啊,你还是从了他吧。”

      “谁要从了男人啊?!”哀嚎声从屋里传到外面的古玩街上。

      之后,由于材料不齐全,去除执念的事情只能暂时作罢,安岩站起身来,后面还拖着一个腰部挂件。胖子他们的原话是:“在明天老张把东西准备好之前,你就负责当他的保姆吧。”

      住在燕坪,最大的好处就是不管你多么奇怪,永远不会有人把你当成怪胎,神荼乖乖地被安岩拉着胳膊,两人穿过忙碌的步行街。

      虽然黑夜已经降临,但是街上仍然不缺少匆忙行走的路人,暖黄的灯光照在街面上,将二人的影子随着二人的移动逐渐化为一体。

      安岩甚至产生了一种错觉,仿佛街上只有他和神荼,其他的人都失去了色彩,化为简单的灰色剪影。明明看不清容貌,也听不清他们的话语声,这种与社会隔绝的体验应该让他害怕才对,但神荼在他的身边,这让他很安心。

      在他从停尸间被拉回来的时候,或许他便不再是一个正常人,神荼担心他的适应情况也是正常的。事实上,他曾经在心里是对神荼有些复杂的情感,感谢他把自己从死亡边缘拉回来,却也责怪为什么他擅自改变了自己的生活。

      现在,他有什么可怪的呢?

      他的不安,来自于神荼那似乎永远满不在乎的态度,不在乎自己的生命,不在乎别人对他的信任,不在乎自己受到的伤害。

      他害怕,神荼某一天会离开他们,因为他什么都不在乎。‘不在乎’这三个字会让人变得强大,因为没有任何人可以威胁到你,哪怕自己遍体伤痕,也不会因为伤害到别人而背上另一重罪责。

      既然知道这个道理,他又有什么理由去挽留、去关心神荼呢?

      或许,在今天知道神荼的执念时,安岩松了口气。他可以厚着脸皮去试着和神荼亲近,可以去关心他,甚至可以和他成为朋友……

      ‘最后一条,不成立。’安岩即刻否定了最后一条假设,朋友,对神荼来说是不可能存在的。

      而且,在他的实力只能牵到神荼的后腿时,他不会去让他们的关系有任何升温的可能。只有当他不再需要别人的保护时,他才有可能成为对方的后盾。

      回到家时,神荼不知道为什么又睡过去,头直接倚在安岩的肩膀上,安岩低头翻着口袋里的钥匙,在考虑到最坏的可能后,安岩决定回店里看看。背后,传来神荼的笑声,在安岩还在对‘神荼笑了’这条信息表示震惊时,神荼把他的钥匙伸到他眼前,还炫耀般地晃了晃。

      “以后,也要给我一把。”确信神荼这个家伙根本没有恢复正常,安岩也毫不在乎地向他投来鄙视的目光,反正正主明天也不记得今天发生的事,管他呢。

      环视了下四周,因为不想和不认识的人起冲突,安岩自己租了个小屋子,虽然面积小,只有一个卧室和基本的卫生间和厨房,但他平时一个人住,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方便的。不过今天的来客这么不同寻常,让他睡沙发,估计明天自己会被蹂躏而死吧。

      “唉……神荼,你要睡哪里啊?”没回答安岩,神荼扫了眼屋子,接着以称不上是温柔的力量抓住安岩的胳膊,拽到卧室才松开。

      “这里,我,睡这里,和安岩。”认真的眼神表明说话的人不是在开玩笑。

      “嗯……嗯……我先去洗个澡的。”

      后来,发生了什么呢?

      安岩看着面前的猫,回忆止不住地涌出来,他甚至想制止这种回忆,却发现他都逃不开猫咪的冰蓝双眼。

      “喵。”

      “郁垒之力,你做好继承它的准备了吗?”神荼?不,不是他,说话的是个满头白发的人。

      “……”他在和‘我’说话吗?

      “无妨,你是郁垒的传承人,本不必战斗,若是真的决心走这条路,我会护你周全。”

      “……”自己,说了什么吗?安心的感觉,像极了神荼,却很明显的不是他。

      属于自己或者不属于自己的回忆被迫地冒出来,与越来越清晰的记忆不同,他的意识渐渐陷入昏沉。

      昏昏沉沉间,温暖的手覆上他的额头,让他原本紧缩的眉头逐渐舒展开,低沉的笑声让安岩下意识地向后缩了缩脖子,惹得笑声的主人无奈地叹了口气。

      “小郁垒……”


评论
热度(6)

© 顾若清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