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烦濑+黄少天=我喜欢黄毛?!

【荼岩】空白——③.Cat

本篇为中长篇【大概】

脑洞来源:承接在第一季和第二季之间安岩寻找神荼的道路的空白期

回忆杀~

————————————————————————

      紧张的氛围并没有维持多久,安岩忘记脚边还有只生物,一个没注意便被白猫的飞扑被撞得连人带椅子向后过去,“扑通”一声,地上的灰尘被激起一片,呛得他咳嗽声不断。安岩狼狈地站起来,看见女子指了指地上的四分五裂的椅子,他显得有些尴尬。

      “嗯……对不起啊,把你店里的椅子弄坏了……诶!你别闹,你别挠!嘶……”怀里的小猫一会儿用头蹭蹭安岩的脖子,一会儿又用柔软的肉垫碰碰他的下巴,弄得本来怕痒的他更是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女孩倒是完全没有索要赔偿的意思,反而看着猫对他的亲昵行为,笑道:“这只猫是野猫,在我这里也游荡很久了,你要是有兴趣,可以捡回去养。”女孩的话刚说完,安岩的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恨不得用全身表达对养猫的拒绝之情。

      安岩在高中时试过养宠物,小猫、小狗、小乌龟,能接触到的动物基本都养过,当然结局也十分惨烈……当他邀请隔壁班的女生来家里时,他养的猫摇摇晃晃地走到女生的脚边,然后直挺挺地倒下去,他感觉猫死前的潜台词就是:本主子死也不让你把成妹!后来,班内就有意无意地流传着“安岩是虐猫狂人”的流言,至此安岩对养动物留下心理阴影。

      他掐住猫的脖子,试图把它从身上剥离,结果是猫干脆亮出爪子,勾破他的T恤,死死抓住衣服不肯松爪。“猫,都这么粘人吗?”他似乎对猫的耍赖行为也无可奈何,看了看女孩,对方摊开手,示意自己也无能为力。

      轻叹口气,安岩只好顶着肩膀上的猫上了楼。上到一半时,他回过头看向女孩:“老板,那个椅子我下午给你修好,你放心吧。”女孩哑然失笑,向他挥挥手,“我对小哥你放心,不用这么急着卖身的。”

      “好心没好报,那老板,你知道哪里有卖吃的地方吗?”女孩拄着头,似乎对这个问题思考了一会儿,“嗯,从这里出去左拐走到第一个路口,路口右拐直走就能看见。”安岩抬头看着天花板,估算着去买一个面包要花多少时间,“偏远地区就是不好,买个面包还要走这么远,唉……”也不知道是自言自语还是对女孩的抱怨,他双手抱着头,随着上楼的脚步声消失在女孩的视野里。

      回到屋子里,安岩把猫放在桌子上,自己顺手拉了把椅子坐下来,半个身子直接趴在桌子上,眼神直勾勾地盯着猫。

      纯白色的毛皮,微微上挑的冰蓝色的双眼,偶尔盯着前方不知道在想什么,偶尔又会与自己对视,露出认真思索的样子……不知不觉间,猫的样子竟与他寻找的那个人重合,“我在发什么失心疯,他又不可能变成猫。”一句话,勾起了数月前的回忆。

      数月前,他们还在燕坪,有过难得的平静时光。那天胖子拉着老张去收新鲜的茶叶去,他摆弄着THA手机终端,对新到手的黑科技感到十分新奇,也没有注意神荼什么时候坐到自己身旁,还是神荼先开的口:“安岩,开心吗?”安岩吓一跳,本能地看向声音发出的地方,二人本来几乎是紧贴着坐在一起,不看还好,他一转头便看见神荼认真的眼神。

      不得不承认,神荼长得确实很好看,出于男性的自尊心,每次路边有女生发花痴,安岩都会报以不屑的嘲讽,其实内心因为有神荼作伴而怀着一丝小小的得意。

      但不管多好看的脸,突然被放大到眼前都会吓一跳,尤其对方还是个经常冷着脸的主,安岩吓得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对方刚才问了自己问题。“啊……啊……开心吗?你问我啊?我当然开心啦,能认识这么多人,还发现这么多稀奇古怪的事情,兴奋还来不及呢,你问这个做什么?”似乎预料到安岩的回答,神荼没有再问,而是低头擦拭着手中的惊蛰。

      没有期待中的促膝长谈,安岩也预料到二人的对话的走向,十次有九次是以对方的单方面的沉默结束,他只是胡乱地点着平板屏幕,等待着对方下一次的开口。

      半晌,神荼停下擦拭的动作,安岩假装盯着平板,脑子里计划着该怎么让神荼说更多的话。

      “安岩。”几乎是出于本能的反应,安岩又回过头看向他。

      冰冷的手指抵上安岩的脖子,神荼的手微微收拢,形成了一个掐脖子的手势,“唔。”艰难地下咽着口水,受制于人的感觉并不好受,让他有种自己只能依附对方的不安感。可偏偏对方是神荼,是那个把他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激发他的潜能,不动声色保护着他的人。

      所以他放心,他相信对面的人不会伤害他,哪怕冰冷的指尖稍微一用力,他便可以断了气息。

      “安岩。”他低声呢喃着安岩的名字,修长的手指摩挲着对方的脖颈,冰蓝色的瞳孔微微收缩,似乎表达着他对对方的顺从很是满意。

      下午的时光总是过得很慢,在这间小小的屋子里,二人一直维持着这个动作,仿佛要把时间都凝固住。

      “安岩。”

      “安岩。”

       ……

      仿佛要溢出来的不安和占有欲,似乎只有对面的人才能够缓解,不断呼唤着对方的名字,害怕对方下一秒便会和其他人说笑而忘记了自己的存在,恨不得想把他用血脉牵制住,即使这曾是自己所害怕甚至畏惧诅咒的宿命。

      这是,他深深埋在内心的情感。

      另一边的安岩接收到这个信息表示自己压力很大,第一反应是自己中邪了。但毫无疑问,那段突兀的内心独白并不是自己的想法,听起来便带着孤独的气息,不是正掐着自己的神荼,又会是谁?

      深吸一口气,安岩反手握住神荼的胳膊,试图传达给对方安心的讯息,可神荼还是紧紧地盯着他,丝毫没有放手的意思。胖子不止一次吐槽过安岩是圣母属性,以前他还反驳过,现在他都有些怀疑自己其实是个烂好人。毕竟对方掐着自己时,他还能有闲心去安慰对方,这份心理素质他自己都想给自己点个赞。 

      “神荼,我在。”从以前的经验来看,面前的人一定被什么东西附了身,当下他能做的只有让对方安心。

      入这一行之后,安岩才知道去除附身效果的方法有条术语——“祛执”,凡被附身之人皆有自身之执念,唯有去除被附身之人的执念,才会减弱附身灵的力量。

      从刚才神荼的反应看,他的执念大概就是安岩自己了,安岩一边安抚着他,一边猜测他是想杀了自己的执念更深,还是想绑了自己的执念更深。“神荼,我一直,都很在意着你对我的评价,在意我是否达到了能和你并肩作战的标准。所以啊,该烦恼的人是我不是你吧,现在却反倒是我来安慰你,我都想狠狠地抱怨你一顿了。”

      说不清是真心话还是安抚的话,总之起到了效果,神荼松开了掐着安岩脖子的手,就在安岩松了口气时,他又被神荼的举动吓得说不出来话。

      神荼低下头,蹭了蹭安岩的下巴,顺势倒在了安岩的怀里。

      ‘这,算是对我还算合格的评价吗……’

      而且,这怎么看都是变成猫的节奏吧?!


评论
热度(12)

© 顾若清风 | Powered by LOFTER